【视频】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蔷薇诗歌微信号:abc784052659发表时间 :2018-02-13


竹笛演奏《化蝶》

1化蝶
执迷至委屈无奈
从来性情不改
昙花般瞬爱早枯晚开
支配我怎存在
10首纳兰性德最凄美的词
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长相思:聒碎乡心梦不成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浣溪沙:我是人间惆怅客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画堂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虞美人·秋夕信步: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蝶恋花: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决。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沁园春: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装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戏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减尽荀衣昨日香。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容若
初见即是收梢,不用惋惜,不要落泪。留得住初见时心花无涯的惊艳,才耐得住寂寞终老。
往事如风,将生平飞落如雪的悲苦,尽数吹散开来,如同蝴蝶的翅膀掠过干涸的心海。
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在尘世里翻滚的人们,谁不是心带惆怅的红尘过客?
窗外落花凄迷,如梦如幻,屋内麝烟消散,如幻如梦。
夕阳又下小楼,我日日如此消磨时光,心境如水烟迷离。寂寞为空山落花。
三生,与迷信无关,与信仰无关,我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许自己一个期限,可以在等待时更坚定。
时间蹂躏记忆。人往往身不由己的凛冽忘却。
记忆消退如潮,难以控制,最终只记得一些细微深入的细节,它们如白垩纪时流落在地球上的植物,那种固执是遗落,也是自存。
伊是侬,心上柳,暮暮朝朝,草枯两相关。
你眉似春柳,苛远山。颦问多少恨,西风吹不散?
人心愁如海,时间亦难撼动,何况西风?
相爱相处的最后,我们留在别人记忆力的,是否只是这些磷光?微弱的,浮游于指尖以下,回忆之上。
磷光若有,尚能自我安慰。
若无,不过一场海上烟花,情谊虚空。
物质的极大丰裕会有两种作用:让人懈怠,或者是激发人有更深远的追求。往往,越是万事无缺的时候,我们越会觉得掌心里一无所有。
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
岁月斑驳,已然不知该如何收尾,泠泠冷冬,走在潇湘内的胡同,青石黛瓦,记载了历史,勾勒了历史。
忘川河底,奈何桥头,一朵花开,香了梦境。
天涯咫尺,尽意凄凉,当时只道是寻常。
少年时的相恋,花开汹涌如潮似水,如同一场游春戏,眼前繁花错落,心有不甘却定将结束。彼时柔弱花枝未得承受将来盛开的力量。
擦身而过,生死如河,悍然相隔。渡河时辰未至,人,无力穿越,只能观望。
门前若无南北路,此生可免别离情。天色将暮,宴席已阑。当真,留不住你了。然而也毋须强留。人生聚散各有因。
人,若有必须要行的事,不如洒然上路。你知,明日天涯,也必有我思忆追随。
时间如水,中间仿佛有河。你过不去。车流穿梭,她,转瞬湮灭在人潮中。
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看得见开始,猜不到结局——一生恰若三月花。
简介: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纳兰性德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一品诰命夫人。纳兰性德自幼饱读诗...
蔷薇诗歌投稿信箱:784052659@qq.com,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

关注蔷薇诗歌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