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中唐、晚唐:三个时期,气象不同一一题画诗的功能反映

作者:悦读茶书会微信号:yueduchashuhui发表时间 :2018-10-18


旷达斋 录 原创作者:曾磊
编者按
中国古代茶诗,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其形态也多种多样。题画茶诗,就是值得关注与欣赏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是古人创作的追求。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以"诗书画三绝"而著称。他的茶诗:"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这两首茶诗,都是题在画作上的。由题画茶诗,一些读者希望更多地了解题画诗的全貌。曾磊的《唐代题画诗研究》一文,虽然写于多年前,但对于读者全面了解题画诗仍有价值,故连续发表。
1、初唐绘画实践和画论对这一功能的反映
可以说,唐代绘画艺术从一开始就纳入了统治者为政教服务的发展轨道,贞观十七年,唐太宗李世民下诏:“自古皇王,褒崇勋德,既勒铭于钟鼎,又图形于丹青。是以甘露良佐,麟阁著其美; 建武功臣,云台纪其迹。”明确提出绘画用于表彰功勋的要求。因此,初唐绘画首先在题材上明显地透露出时代特征,那就是反映和歌颂政治统一,国家强盛,表彰功将勋臣,并直接反映上层贵族的生活及审美情趣。
因此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所载的初唐23位画家中不乏名公巨臣和官吏,画家的身份地位很大程度上规定了绘画取材的价值取向和审美倾向。仅出于阎立本之手就有表彰功德的《奉府十八学士图》、《凌烟阁功臣像》和兼有劝戒意义的《历代帝王像》以及反映国际交往,民族关系并宣示大唐国威的《西域图》《步辇图》《外国图》等,其兄阎立德则有《文成公主降蕃图》、反映宫廷生活的《玉华宫图》和《斗鸡图》,汉王元昌有《汉览王图》,檀智敏有《游春戏艺图》,其他画家的题材也不外是奇花异兽,龙马神鬼,宫观楼台,宫廷画风一统画坛。
所以,初唐时期的画论也自然反映了这一绘画现实功能,首见于公元639年裴孝源的《贞观公私画史》,序云:“其于忠臣孝子,贤愚美恶莫不图之屋壁; 以训将来,或想功烈于千年,聆英威于百代, 乃心存懿迹,墨匠仪形。”仍然是祖述前贤之论,而随后的成书于690年李嗣真的《续画品录》看来已提不出新论,干脆照搬南朝陈姚最《续画品录》的序言:“故九楼之上,备表仙灵;四门之墉,广图圣贤”云云。实际上,不单是绘画,整个初唐的文学艺术都贯彻着统治者提出的文以载道的功能:“然则文之为用其大矣哉!上所以敷德教于下,下所以达情志于上。大则经纬天地,作训垂范,次则风谣歌颂,匡主和民。(魏徵《隋书·文学传序》)
2、唐代题画诗对这一功能的反映
初唐的题画诗属于初创阶段,但于山水花鸟人物等中国画的主要画科都涉及到了。最早的是上官仪《咏画障》,咏的是“仕女游春图”,表现的是绮靡画风中的贵族趣味。沈佺期《寿阳花烛图》反映的是贵族王孙的结婚礼仪,首两句:仙媛乘龙日,天孙捧雁来” 五六句:“烛照香车入,花怜宝扇开”,一派贵族气象。而宋之问《咏省壁画鹤》咏的是唐代画鹤名家薛稷画在秘书省壁上的仙鹤,令人有羽化之思的白鹤在他看来却是:“鶱飞竟不去,当是恋恩波”,比起同是咏薛的画鹤的杜甫诗句:“冥冥任所往,脱略谁能驯”,自然见出宫廷诗人的格调庸俗。初唐画家多为宫廷画家,题画诗的作者也是宫廷诗人,可谓相得益彰。三位宫廷诗人的咏画诗从选材到立意无不体现这一时期绘画为政教为统治者服务的功能。
而作为盛唐田园诗派的储光羲写的题画诗《述韦昭应画犀牛》,却是一番浓厚的说教气味。远方送来一头犀牛,他想到的是“大邦柔远人”,虽然“朝贤壮其容”,但毕竟是凶悍之物,画此物有失皇帝的“嘉声”“仁心”,因此,不如命画工将凤鸟“作绘北堂阴”,以宣仁政,体现的正是“移风俗于王化,崇孝敬于人伦”(房玄龄《晋书·文苑传序》)的绘画功能功利观的现实诉求。李收的《和中书侍郎院壁画云》首句写云画得好:“粉壁画云成,如能上太清”,观画的环境也好:“映筱多幽趣,临轩得野情”。
但作者此时想到的并不是什么“幽情野趣”,而是“独思作霖雨,流润及生灵”。希望“中书侍郎”作为济世之臣,能像云一样化作甘霖,去润泽百姓,体现的正是盛唐士人的进取情怀。岑参更为清醒,他的《刘相公中书江山画障》记述他在宰相刘晏府上看到一幅“能夺造化功”的山水画,画面上有青天、白云、岩花、涧草、僧人、渔翁,作者感到疑惑:“如何平津意(指刘身居宰相权位),尚想尘外踪?”他似乎看出了刘相公“富贵心独轻,山林兴弥浓”的心思,这怎么行呢?作为下级,他只好含蓄地说;“喧幽趣颇异,出处事不同。”这句着实有趣,表面是说做官和归隐各有乐趣,实际是以富贵相诱了,当然,他的理由和李收一样:“请君为苍生,未可追赤松。”
是啊,天下百姓还盼望着你刘相公有所作为,怎么能学汉代张良去追随仙人赤松子归隐呢?拳拳爱民之心,溢于言表;殷殷期冀之意,意在言外。联系他本人曾两度出塞博取功名的经历,这种表达幽情逸致的山水画实在有违他报国为民的情怀。历来咏山水画的诗以劝出世的多,独此诗劝入世,真是格高意奇,胸襟磊落。
经历梦魇般的安史之乱后的中唐,文艺中蓬勃意气的时代精神似乎只回荡在怀素那“飘风骤雨惊飒飒”的线条里,然而大历诗人追求闲适的审美趣味似乎并未影响到与之相唱和的独孤及,他虽然认为诗歌是愉情悦性之具:“……使言之而中伦,歌之而成声,缘情绮靡之功,至是乃备。”
但题画诗《和李尚书画射虎图歌》却鲜明地体现了他“经世致用”的事功精神,这幅“杀气满堂观者骇,飒若崖谷生长风”的《射虎图》,使他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丹青起予气益振”,并下立下宏愿:“他时代天育万物,亦以此道安斯民。”这既是他借题发挥以求仕进 ,也是绘画教化之功的体现。而白居易分别作于46岁和55岁的两首诗(《题旧写真图》《赠写真者》)则一再感叹:“所恨凌烟阁,不得画功名”。“迢递麒麟阁,图功未有期”。而作于晚年72岁时的另一首题画诗又说“他时麟阁图勋业,更合何人居上头?”可见绘画这种鉴戒贤愚的政教功能对深悟佛理并已皈依佛门的诗人来说依然有强烈的影响。
就是在日薄西山的晚唐乱世,绘画的鉴戒功能仍有市场。文人们要么唱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挽歌,要么吟着“侬家自有麒麟阁,第一功名只赏诗(司空图)”的遁世歌,有谁去“思霖雨”,又有谁能“安斯民”?既然现实中没有济世安民的功臣名将,那就只能求助于“法力无边”的神佛仙道了,乱世之宗教的兴盛催生了晚唐道释画的勃兴,绘画的功利功能在宗教绘画中得到了扭曲的反映。
早在中唐时皎然就有《周长史昉画毗沙门天王歌》,结尾云:“忆昔胡兵围未解(指安史之乱),感得此神天上下(指佛教在的护世四天王)。至今云旗图我形,为君一顾烟尘清。”着实把佛教“为君一顾烟尘清”的济世之功宣扬了一番。道家也不示弱,,鲍溶《杨真人箓中像》结句说:“画中留得清虚质,人世难逢白鹤身。 应见茅盈哀老弟,为持金箓救生人。”也是幻想“茅盈”一类的真人手持金箓下凡去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相比之下,此时的儒生,不要说盛唐士人开拓事功的进取精神,就是中唐那么一点中兴情怀也被雨打风吹去,只好在画图中重温盛唐旧梦了,如马戴有《府试观开元皇帝东封图》,《新唐书﹒玄宗本纪》载唐玄宗“开元十三年十一月庚寅,封于泰山。”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载玄宗过上党,车驾抵金桥时,“御路萦转,上见数十里间,旌纛鲜洁,羽卫整齐”,“龙颜大展”,“遂诏吴道玄、韦无忝、陈闳,令同制金桥图。”可见《东封图》应是这次封禅之行吴道子等人的又一集体制作,政教意义非同寻常。
所以及第进士马戴在府试时幸观这幅盛世之作后,先是赞美画面上英主贤臣济济一堂的气象—“冕旒明主立,冠剑侍臣陪。”最后吟出:“何时复东幸,鲁叟望悠哉”。其中深意,耐人寻味,感慨遥深,皆因盛况不在。五代时人徐铉《送写真成处士入京》结句云:“京邑功臣多伫望,凌烟阁上莫辞劳。”可以说将绘画鉴戒贤愚的政教功能揭示的一清二楚。
3、这一功能在晚唐画论中的总结和深化。
然而真正把绘画的这种功能提高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是晚唐的两部画论,即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和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朱氏在序中说:“伏闻古人云:画者,圣也。盖以穷天地之不至,显日月之不照……故台阁标功臣之烈,宫殿彰贞节之名,妙将入神,灵则通圣……”虽然还是那套彰名显功之论,但是这句“画者圣也”却是发前人之未发,画家既然和圣人同功,绘画的功用自然非同小可。
这种立论有意识地提升画家在文化史中的地位同时也提升了绘画艺术文化品格的地位,可以说是一种创见。而张彦远也同样站在史家的立场上紧承朱氏这种绘画本体文化的觉醒意识,在博采前人立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封建时代绘画艺术功利功能观的最高最完整的表述:“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時并运,发于天然,非由述作……是知存乎鉴戒者图画也。图画者,有国之鸿宝,理乱之纪纲。”(《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张氏有意将绘画的功用抬高到经天纬地的高度,主要原因是:唐代书画艺术的空前繁荣迫切需要绘画应从以往的“技”的层面中挣脱出来而进入“文”(道)的层面,同时需要把画家从“匠”的行列中解放出来而进入“士”的地位(初唐宰相画家阎立本就以画师为耻而戒其子“勿习此艺”),所以张氏怀着强烈的史家意识一方面在“叙画之源流”中提升画的“文”的地位(“与六籍同功”),一方面又在“论画六法”中说:“自古善绘者,莫匪礼冠贵胄,逸士高人”,把画家提升至“士”的地位(第五章详论),从而首先在理论上完成了这两个需要,在新的时代高度上立论宏远。
总之,张彦远从理论的高度总结并深化了绘画功利功能的认识,既是时代文艺风尚的一种意识形态化表达,也是艺术自身教化功能的必然要求。
▼往期精彩回顾▼
鉴戒贤愚,愉悦情性:唐前题画诗艺术功能观的实践与理论
"世界茶文化小姐"要评选了吗?/用全球关注的赛亊,推动中国茶走向世界!
致敬,华巨臣!一一茶博会十年之路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小编:暖阳
END
余悦教授
著名茶文化专家、
民俗研究专家,
“中国茶文化学”首倡者与理论奠基人,
“悦读茶书会”倡导者与推动者。
江西省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
中国茶文化重点学科带头人,
《茶艺师国家职业标准》总主笔、
全国《茶艺师》培训鉴定教材主编,
中国民俗学会茶艺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
万里茶道(中国)协作体副主席,
江西省民俗与文化遗产学会会长,
硕士研究生导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悦读茶书会
悦读茶书,悦读好书,悦读社会,悦读世界。
欢迎关注!
六悦河
▲扫码关注【六悦河】
坚持茶学正道,传授茶艺真知。
"悦读茶书会"活动基地,
全国茶人和各界人士交流场所,
让爱茶人爱读书,让爱书人爱喝茶!
识别图中二维码,观看精彩直播。

关注悦读茶书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